欢迎访问大发一分彩
你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新闻正文

共享汽车幸福叮咚被爆押金逾期未还

时间: 2019-05-18 04:54:49 | 来源: 中国经营报 | 阅读: 53次

幸福叮咚被爆押金“逾期未还” 共享汽车“押金投诉队”再添一员

梁锶明、童海华

继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被爆押金难退之后,多家共享汽车企业也处于“押金难退”的阴霾中。

近日,多名消费者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在幸福叮咚APP上成功申请退还押金后,押金并无在平台承诺的规定时间内到账,客服方面仅表示财务人员正在加急处理。就此,记者联系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幸福叮咚”),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此前,途歌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退押金难情况,数月前多名小二租车APP的用户也曾向记者反映平台押金退还延期。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东提到,“对于共享汽车、共享单车等的押金情况,有规定押金要进行专款专用,受到政府的监管。”

  幸福叮咚押金“逾期未还”

有消费者提到,当初使用共享汽车是为了方便。然而,遇到押金“逾期未还”的情况,则让不少消费者感到头疼。

近日,消费者穆先生(化名)向记者表示,自己在4月13日使用幸福叮咚APP进行租车,三天后申请退还押金,1000元车辆押金申请成功后并未如平台所说的在一个工作日内退还,随后穆先生通过社交平台联系到幸福叮咚的工作人员,经过协商才取回车辆押金。

而至5月7日,穆先生的500元违章押金申请退还成功,5月21日为平台规定的到账期限,“问客服什么时候能到,告诉我还没到期限退款,说都可以退的叫我放心”。穆先生表示,“我还比较好,没多久就先退了1000元,其他人等了几个月甚至1年的。”

无独有偶,记者还了解到,消费者陈先生(化名)在2018年底尝试使用幸福叮咚APP租车,使用一次后陈先生马上申请退还押金,然而到了5月初,无论是车辆押金还是违章押金都仍未到账。“等了四个多月,问了客服很多次,一直说在加急处理。”陈先生如是说。消费者孔先生(化名)也提到,其在4月21日申请退还押金,当天车辆押金申请退款成功,5月8日违章押金申请退款成功,按照平台规定1000元车辆押金应该早已到账,然而多次致电客服仅得到“财务部系统故障”的解释。此外,多名消费者提到,最终是本人到幸福叮咚公司现场询问并登记信息,才得到所谓的“加急处理”,押金很快到账,且工作人员表示不能帮其他用户进行登记。

记者从幸福叮咚APP上的《幸福叮咚分时租赁服务会员协议》得知,押金分为违章押金和车辆押金。平台在用户租车前收取违章押金500元,在租车完成后15个工作日后用户可选择退还违章押金,违章押金将于成功申退后的10个工作日内原路无息退还;租车前收取车辆押金1000元,在租车完成后3个工作日后确可选择退还车辆押金,车辆押金将于成功申退后的1个工作日内原路无息退还。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赖芃律师表示,消费者与幸福叮咚达成租车协议后,双方形成合同法律关系,因此,任一方务必按约定履行支付租车费或退还押金等,否则违反《合同法》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的规定。如幸福叮咚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退还押金,显然其行为构成违约,幸福叮咚应当立即按约定向消费者退还押金并主动承担如支付逾期利息等违约责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人士提到,针对这种情况,消费者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幸福叮咚承担违约责任,具体就是返还押金以及损失。在租金合同无约定违约责任的情况下,损失一般是按银行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押金投诉窘境“非一日之寒”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早在2018年5月,幸福叮咚就因押金退还纠纷而被多名用户投诉。彼时,广州市番禺区交通局安排执法人员现场调查,经查该公司未进行汽车租赁经营备案登记,名下亦无车辆,有关车辆均由其向其他公司租赁而来。

据了解,番禺区交通局根据调查情况,针对幸福叮咚未经备案从事汽车租赁经营的行为,依据《广州市客车租赁管理办法》予以立案查处;同时责令该公司在取得合法经营资质前停止汽车租赁经营业务;协调督促幸福叮咚公司积极妥善处理押金退还纠纷,并完善内部管理机制,防止产生新的押金退还投诉。如今已过去将近一年时间,记者就近期押金退还延迟原因、押金管理情况以及合法经营资质申请等联系了幸福叮咚方面,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有消费者表示,近期幸福叮咚APP更新后,押金收款条约中有所增添,“由于第三方平台规定,已超过退款有效期的账户,无法使用退款原路返回。为了让退押流程更顺畅,请填写本人实名认证的支付宝账号,以便我们在不能原路退款时退还押金。”对此,上述法律人士提到,如果幸福叮咚是在消费者用车以后才更改了合同条款,那么对消费者来说是有权要求幸福叮咚履行原来的合同条款。

赖芃表示,幸福叮咚单方擅自改变与消费者此前成立并生效的押金条款,显然无效,所以其单方变更押金条款的行为对消费者无约束力,更不能依此免责。否则,违反《合同法》第七十七条“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合同”的规定。此外,幸福叮咚企图依据协议附则条款约定其“有权随时修改本协议的任何条款”主张其有权单方变更此前成立并生效的押金条款也无法律依据。该条款明显属于排除对方主要权利且显失公平公平的格式条款,即便其履行说明义务也无效。

孔先生提到,如果平台不收押金,到时出了违章要平台先垫钱,相对开支大;然而收取押金,像此次在幸福叮咚APP申请退还押金出现的情况,让用户觉得没有保障,建议押金放在第三方机构进行管理。陈先生也提到,希望行业能够完善对共享汽车押金管理的监督。

其实,共享汽车行业内早有呼吁对押金进行专款专用的监管。对此,程世东提到,“实际上还没有相关具体措施,如果所有共享汽车企业的押金能够得到政府监管,老百姓也不至于那么恐慌”。

近日,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国家发改委、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6部门联合印发了《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交运规〔2019〕5号,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对用户资金收取,《管理办法》提出,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为用户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同时,为减少个人资金损失,对用户的押金和预付资金收取规定了限额。程世东提到,共享汽车押金问题应该会随着该政策文件的出台而逐渐规范化,政策制定本身就是加强行业管理。

  共享汽车“生意难做”

业内人士认为,共享汽车行业爆发押金难退问题,原因除了是行业规范性不够,也与共享汽车行业资金紧张的局面相关。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行业迎来超千亿元的融资,其中共享汽车共获得融资超700亿元,且当中大部分投向了创业公司。不过,共享汽车行业随后出现“倒闭潮”,关于行业融资的消息也不如从前火热了。

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分时租赁行业研究报告》提到,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数据,截至2018年底,关键词“共享汽车”“分时租赁”进行工商注册的企业及院校单位已经超过1600多家,2018年依然保持较高的新增注册登记量;另一方面,分时租赁的发展节奏缓慢,行业破产风波不断,行业增速远远低于预期。

艾瑞咨询报告还提到,行业总体收入独木难支,商业模式陷入困局。分时租赁成本投入主要包括车辆购置、运营网点建设、车辆保险投入的固定成本,以及车辆折损、停车费用、技术开发维护费用、车辆管理费用、用户端营销费用等营业成本,而收入大部分来自于车辆租金。盈亏平衡是分时租赁达到安全区的基础和必要条件,否则任凭车辆规模庞大,周转率低同样出于随时崩塌的危险边缘。

此外,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不少共享汽车平台都是中小创业者,通过融资的方式进入市场,而共享汽车是重资产运营,后续资金连贯性需要确保,当前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融资形势不容易,总体上行业会遇到比较大的融资风险。“资本在原则上都不投入这个行业了,目前还有资本投入的主要是车企,没有经验会觉得这个行业很好,但可能再过2~3年估计不会再这么干了。对于共享汽车来说,旅游城市可能是较好的出路。”

艾媒咨询《2019年中国汽车分时租赁专题研究报告》提到,随着具有资金和资源优势的互联网巨头、整车厂等背景强力的企业进入出行行业,分时租赁行业规模效应愈加明显。资本寒冬的到来以及新能源补贴政策的收紧,产业面临资源整合。

责任编辑:张国帅

新闻标题: 共享汽车幸福叮咚被爆押金逾期未还
新闻地址: http://maurybrown.com/tech/967065.html
新闻标签:共享汽车  押金
Top